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母子情深
时间:2020-06-16

此时已是深夜,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本已闭上眼睛的我,突然睁开了眼睛,悄悄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也不穿衣服,拿起早已经放在床头的数码照相机,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穿过客厅,来至对面的卧室。

侧耳在门上倾听了一会,听到里面早就已经有了哼哼声,心情激动的轻轻推开了房门,举起了照相机。

卧室里席梦思床上,一中年美妇仅仅带着胸罩,亵裤已经褪到了膝盖,一手隔着胸罩正大力的揉着高耸饱满的乳房,一手插进阴道里大肆抠挖。

直看得门外的我阴茎驳起,热血膨胀,几不能自制,恨不得马上就冲进去把阴茎放到那个肥满的小穴里发泄一番,幸好我对这种情形早已司空见惯,勉强压下心中的欲望,举起手中的照相机不停的按动快门。

我叫容斌,今年十八岁,我父亲是某监狱的监狱长,三年前,母亲在一次空难中去世,剩下我们父子相依为命。

不料两年前,一向对女人不感冒的父亲居然领了一个叫夏冰的女人回家,宣布她从此以后就是我的继母。那女人二十五岁,身材前凸后翘,非常火爆,而且一对奶子高耸肥满,屁股又大又圆,还往上翘起。第一次看到她我就差点当场愤出了鼻血。

我一直以为是这个女人勾引了父亲,后来听与父亲在同一个监狱工作的杨叔叔讲,才知我弄错了。

原来这女人的兄弟因为参加黑社会而被捕,判了五年。他们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可惜是个不争气的,老父亲因此气得心脏病糖尿病一起发作进了医院,母亲也有些疯疯癫癫的。她不得不既照顾着父亲还要看着母亲,更要不时去监狱看看弟弟。

她这个弟弟从小被父母宠坏了,娇生惯养,从小连碗也没有洗过,长大后又在社会上胡混,没有做过什么。进了监狱,什么都不一样,又兼不会与狱友搞好关系,因此吃足了苦头。她从小就心疼弟弟,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不忍弟弟在监狱里吃不饱,经常带点饭菜去看望他。一来二去的,终于使这个监狱的土皇帝容龙开始注意她了。

容龙借着职务之便,大献殷勤。不料她却心如止水,丝毫不为所动,无奈中容龙想出一计,经常有意无意的在她面前说起在监狱服刑的犯人如果在监狱表现良好,由监狱长证明,可以适当减刑,表现特别良好的,可以改为在家服刑,只是不能出城而已,其他的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几次三番的,她便留上了心。父亲仍在医院静疗,母亲虽然经过自己精心照料,病情稍有好转,但效果不大。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弟弟的入狱,如果弟弟能够早点出来,那么,相信父母的病即使不会马上好转,康复的日子也会指日可待。那么,让弟弟减刑成功最为关键的人物,便是这个监狱长容龙了。

她也知道这个监狱长对自己有那么一点意思,女人嘛,即使喜欢自己的自己不喜欢,也不会明说,毕竟那样有虚荣感吗。何况这个对自己有好感的监狱长还可以使自己的弟弟少吃很多苦头。所以,虽然不喜欢他,却也一直没有拒绝他的殷勤。此时,需要他帮忙,更是不会不快了。有时候还得忍着心中感觉,虚与委蛇一番。

她本以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不料容监狱长志不在此,他要的是这个女人的一切。结果,当然是可以预料的。涉世未深的女人又怎会是在监狱这个极为复杂的社会里混到监狱长的容龙的对手呢?更何况容龙手中还有一张王牌,在监狱里,他可以让她的弟弟生,也可以让她的弟弟死。在监狱里,监狱长就是至高无上的皇帝。

终于,威逼加利诱,几千年屡试不爽的法宝在夏冰身上再一次得到验证,在她弟弟回家以观后效的一个月后,委委屈屈的她做了容龙的第二个妻子。

一年前,弟弟终于刑满自由了。她也开始显露出对这个名义上丈夫的不满,处处与之做对,更别提性生活了。容龙每做一次爱,就觉得如果让他去奥运会拿一个冠军可能比这都容易。偏偏又爱及了这个冤家,不得已之下,跑到德国进修去了,既有眼不见心不烦的意思,也有希望爱妻回心转意的用意。而她更是乐得逍遥自在。

虽然她不喜欢父亲,但并不表示她是一个性冷淡。她正处于女人一生性欲最旺盛的时期,偏偏又极要面子,所以虽然难耐,也只是每天晚上等我睡了之后自己用手消消火,也没有干出红杏出墙的事来。当然,这就给了我机会。

又是一天晚上,我并没有按往常的习惯吃了饭就在自己的房里一个人学习或者上网,而是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她从厨房里忙完出来,见到我不由得一阵疑惑的问道:“怎么,又没有钱了么?”

言罢也不待我回答,迳自走向卧室去拿钱,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如果我这样做就代表我没有钱了。我是不会没事呆在客厅的,特别是我的父亲不在的时候。

我连忙跟在她身后随她一起进了卧室,她自保险柜里取出一扎钱,点了点,交给我,却发现我接过钱仍然没有走的意思,不由皱眉道:“怎么?不够么?”

我笑道:“不是,只是最近我新学照相,照了几张照片,不知照得怎么样?想请阿姨帮我看一下,照得怎么样?”说完。笑嘻嘻的从裤兜里掏出一叠照片递给她。

她疑惑的接过照片,大概是不明白一向对她冷淡的我这次怎么会如此反常。接过一看,刚刚瞄上一眼,俏脸立即红了起来。飞快的看了我一眼,见我正不怀好意的盯着她,脸蛋儿红得就象要滴出血来似的,赶紧低下头,用微微颤抖的手急速的翻动着照片。

她越看身子抖得越厉害,照片并不是很多,只有十几张,边颤抖的翻看着这些照片,边颤抖的问我道:“这些……这些……东西?你从哪得来的?”

我又笑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她道:“阿姨觉得这些照片怎么样?拍得不好吧?主要是光线太弱了,拍的时候又没有讲究角度等等。不过,我想,只要经常练习,我的摄影技术一定会有提高的。到时,还需要阿姨的无私帮助呢!”我一语双关的说。

她听到我的话后,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对高耸的乳房随着亦上下抖动。此时已是晚上,她穿得并不多,而且也没有戴胸罩,薄薄的衬衫下面乳房荡起一圈一圈的乳波。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她,但此情此景,仍使我看得眼睛发直,眼睛随着她的乳房转动,再也不舍得放开;胯下肉棒将裤子撑起一个大大的帐篷,坚挺如铁。

此时的她特别敏感,虽然没有望向我。亦感觉到我的异样的目光,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胸部。我静静的看着她,不言不语。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莫名的诡异起来。而她似乎不堪重负般,呼吸随着急促起来。虽然被双手把胸部护住了大半,但因为心情紧张,双手也随着乳房的跳动而抖动,这么若隐若现的,无意之中更增加了我的欲火,胯下的肉棒已经涨得很难受了。

但是我仍然强忍欲火,尽量将语气放得平静自然,若无其事的道:“听说阿姨的爸爸精擅摄影,我想拿着这些照片给他老人家去看看,希望得到她老人家的指点,阿姨,你说,好吗?”

瞬间,她的脸便由通红转成雪白,失声尖叫道:“不,你不可以这么做!”见我淡定自若的望着她,气势马上软弱下来了,俏脸重又变成血红,无力的对我道:“小斌,你不可以这么做。”

我故做惊讶的说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莫非阿姨觉得这些照片不能入老爷子的法眼。说得也是,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加要让老爷子看到吗!让他对这些照片提提意见吗!不然,我的技术怎么提高呢?”

她明明知道我在胡扯,却也没有话来反驳。但心里知道,如果真让父亲看到了这些照片,自己肯定不要活了。其他的倒在其次,以父亲爱面子的顽固脾气,加上老年人大多有的心脏病以及糖尿病。几乎十有八九会给自己活活气死。

如果那样的话,自己还算是人吗?为人子女,不能孝顺父母,反而……老天也不会容得自己啊。不管怎样,一定不能让父亲看到这些照片。感觉到手中似乎就握着这些照片,心念一动,赶紧双手一合,就要撕碎这些照片。

一个绝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道:“撕吧,这样的照片我有很多,阿姨要多少有多少。呵呵,不过阿姨要当心别累坏了。不然,父亲回来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她的双手顿时顿在了空中,双目中闪过恐惧的目光,显是想到如果被那个名义上的丈夫知道自己并非不需要性欲时那可怕的结果。万一丈夫恼羞成怒,告诉了父母,那和给他们看到了照片是一样的。一念至此,她知道,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这件事情给第三者知道,否则,那后果不是自己所能承担的。

她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尽量温和的对我说道:“小斌,你把这些照片都给阿姨吧。你要学照相,阿姨可以为你买部更好的数码照相机,到时到郊外去拍,不是更好的学习机会吗?阿姨也可以每个月多给你一些零花钱,你说好不好?”心想:这样应该可以了吧。虽然自己这么安慰自己,但内心觉得这见事远没有自己想的这么简单。

果然,听到我斩钉截铁的道:“不好。”

她立时惶急的追问道:“要怎么样你才肯把这些照片还给我。只要你肯把这些照片还给我,你让阿姨怎么做都行,只要你将照片带底片都给我。”

听到这句话,我一直紧绷的心情立刻放松了下来。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追问道:“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见到的是一副极度怀疑的表情,除了这,到没有看出其他的什么来,虽然心里隐隐觉得不妥当,但是哪里不妥当却又不知道。更何况打死她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叫自己阿姨的男孩,脑子里居然转的是那么龌龊的想法。她只当这是小孩一时好奇的恶作剧,只是为了多要几个零花钱,多要买几件东西罢了。更何况此时已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当然。”

我真的很想放声大笑,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如此美丽的冰姨居然如此没有戒心。难道她就没感觉得到自己平时特别是最近望着她的异样而又火热的目光吗?难道她就不知道自己经常趁她不在家的时候闻她的内裤和胸罩吗?难道……

阴谋进行得如此容易,我反倒有些不安了。小心翼翼的不相信的望着她再继续追问一次:“真的什么都可以?”还特别强调了“什么”一词。

她没有任何迟疑,爽快的答道:“什么都可以。说吧,你要什么东西?”

至此我才明白,我“亲爱”的冰姨压根儿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大概在她眼里,我仍然是那个她当初嫁过来的时候,怎么也不肯叫她妈妈的固执的小男孩。仍然是那个每天只知反恐的爱玩少年吧!虽然对我没有戒心,更有利于我计划的实施。但是,照现在来看,如果我直接提出来的话,大概她只有两种反应:要不是晕过去;要不是昏过去。

看来,得改变一下计划了。

于是,在她的紧张、害怕、惶恐、不安中。我说出了令她石破天惊却又隐隐在意料之中的话来。“我要夏姨再让我照几张相。”说完,我紧紧的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丝表情。

极度的震惊使得继母出现了一会的恍惚,然后以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眼神,不是震惊,不是愤怒,而好象是一种悲哀,好象我提的要求早在她意料之中似的。

只是她好象还不能确定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要在我这里得到肯定的回答般。

我被她的眼睛望得心里有点发毛,腿脚都有点站不稳了,要知道我的心里本来就有鬼,再说了,如果她坚决不同意的话,我也没有办法,难道我真的如对她所说,把这照片拿给我的父亲,拿给她的家人,我也丢不起这样的人啊!

现在我唯一所凭恃的,不过是她相信如果她不听我的话,我真的会把这些照片拿给我的父亲及她的家人。

不行,我决不能退缩,此时我已经是骑虎难下,如果我现在退缩的话,以后恐怕就更没有机会了,有了防范,她肯定不会让我得逞。再说了,此时一博,说不定还有机会成功呢?

正所谓色壮人胆,想到她自慰时绝美的表情,迷人的身材,诱人的声音,一颗心又重新活跃起来,跨下本来已软了一点的长棒重又高举,双目狠狠的回盯着继母,一瞬不瞬。

夏冰在一刹那之间好象有晕过去的感觉,一直以来的预感终于应验了,原来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并非要几个钱这么简单。他的目标居然是自己,可是自己为什么没有愤怒的感觉呢?而且自己虽然感到震惊,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失望,好象他提的要求使自己有点失望,好象是他的要求自己并不满意。

倏忽间,脑中不期然的出现了刚才容斌帐篷高举的情形,而且,自己身体也好象热了起来。突然想到,自己对他的要求不满意,那什么要求自己会满意呢?

不经意间,一个念头闪现脑海深处,随着这个念头,身子也随着颤了颤。私处突然涌出一股花蜜,一阵强烈的快感袭击了全身。比与容龙性交时的高潮还要强烈,还要欲仙欲死。

随着快感的逐渐消失,夏冰的神智也渐渐恢复。当她意识到自己刚才都想了些什么,而自己的身体又出现了如何羞人的变化时,不由羞愧欲死,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即尖叫道:“不,你是我的儿子,怎么可以向我提这种要求?”

而这句话,拒绝的成分少,掩饰自己尴尬境地的成分还居多。

所以,我看到的是:过了一会,继母的身体奇异的颤了颤,俏脸变得血红,不过转瞬即逝,然后好象突然醒过来般,尖叫道:“不,你是我的儿子,怎么可以向我提这种要求?”

听到她的尖叫我反而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如果继母一直以刚才的神情与我对峙,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我冷笑道:“儿子,你什么时候把我当做过儿子?你凭什么当我的母亲?你有什么资格?你不过是一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出卖自己灵魂与身体的荡妇罢了。

不要以为你是为了家人这么做就可以为自己找借口。就算是为了家人,也还有其他的办法,并非只有靠自己的身体才可以达到的,你这么做,与那些妓女有什么区别?妓女为了钱献身给嫖客;而你呢,却是为了你所谓的家人。

虽然看上去你的目的很崇高,出发点很高尚,也许还是出于无奈。但是本质上,你的行为跟妓女与嫖客的钱色交易没分别。都是用自己的身体来达到目的。

更何况:今天为了家人,明天就可以为了朋友这么做,就可以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其他的东西同样出卖你那淫荡的身体。”

夏冰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我这几句话正中她的要害。一直以来,她都自己跟自己说自己是为了家人才被迫嫁给容龙的。

自己也是出于无奈,怪不得自己。可是,容斌的一席话将自己苦心经营的城堡炸个粉碎。自己也意识到,曾经认为是无坚不摧的堡垒原来如此不堪一击。原来自己一直认为的所谓理由竟是如此的荒唐。如此的可笑。

是啊,不一定要用自己的身体来作为交换弟弟假释的条件啊!完全可以用钱啊,自己家并不缺钱,虽然说自己是为了父母,但自己是否也真的如容斌所说,是个淫荡的女人,是一个妓女呢?

我死死的盯着继母的脸,当看到她的眼中闪过绝望的眼神时。心中突然有一丝不忍,其实她嫁到我们家来一直都是任劳任怨,彻底结束了那两年母亲死后我和父亲拖遝邋遢的局面。家中总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而且她也从不和邻居们的主妇们闲聊,没事时总是自己一个人听听音乐。虽然沉默寡言,却也不失为贤妻良母。更何况,她还是因为父亲以权谋私,才被迫嫁给父亲的。没有学其他人大吵大闹就已经很不错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因为一己之私而破坏她本来就不幸福的生活?刹那间,我甚至想说:“不是,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现在,我就把照片给你。”

话到嘴边,硬生生的被我吞了回去。自己为了今天已经筹画好几天了,眼看着快要成功了,却自己放弃?

一想到她那曼妙的身材,肥满的小穴,高耸的双峰,以及圆翘的屁股。心中便似有一股火在燃烧般,怎么也熄不灭。

我陷入了矛盾中,良知与邪恶再不停的交锋。

“算了吧,他毕竟是你名义上的母亲。”这是良知在说,然而,马上就有另外一个声音反驳道:“为了今天,你已经筹谋好几天了,难道就这样放弃?”

“她嫁给父亲就已经不幸福了,何必再破坏她目前刚刚稍微好一点的生活,何况,那次你生病,不就是她在床前衣不解带的照料你吗?你的病可是很快就好了,她可是瘦了整整一圈啊?她对你这么好,你难道还忍心欺凌她?”

“她就是不幸福,所以才需要你的呵护吗!她就是因为恨父亲才不与他过性生活的,每天都自己解决。可是书上说,这样的日子一久,会极大的损害她的身体的。正需要你去为她消灭欲火,父亲欠她已经够多了,就让自己代替父亲偿一些债吧。”

一念至此,似乎为自己找到了理由。长舒一口气,抬起刚才因为沉思的头,却意外的对上了一双焦急的目光。

夏冰此时也是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好,按理自己该严词拒绝才好。可是今天也不知中了什么邪,脑子里转的全是自己平时想都没有想过的荒唐念头,总是不自觉的想到站在前面的容斌身上去。心如鹿撞,脑子里闹哄哄的。

良久见容斌没有说话,心中有些奇怪,似乎,似乎还有些责备。不禁悄悄的抬起头极快的偷偷的瞥了对面的少年一下。

一瞥之下却再也舍不得把目光离开。容斌目光迷茫,双目无意识的望着天花板,嘴里喃喃的不知在念叨些什么?慢慢的头越来越低,而站得笔直的身子也似乎有些站不稳似的,微微颤抖。而再他低头下去的过程中,夏冰以她女性独特的敏感直觉感到容斌处于矛盾之中。

他为什么事这么难做决定呢?夏冰不自觉的站在容斌的立场上思考。突然,夏冰娇躯一震,知道容斌为什么矛盾了?原来他在为要不要继续刚才提出的条件矛盾啊。

想到这,夏冰除了高兴欣慰之外,好象心灵深处还有一股惆怅在弥漫,而且自己的高兴也并不是为了自己终于不要为相片的事烦恼,好象是在为容斌高兴。

对!自己是在为容斌欣慰,欣慰他终于懂事了,高兴他心中还有自己。只是除了高兴之外,还有一丝丝不舍呢。为什么不舍呢?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夏冰又是一阵脸红,连忙使劲的摇摇头,努力将这个荒唐无比的念头驱逐出脑外。

无意中,目光看到了仍低头的容斌。好象他身上有什么魔力般,那个羞人的想法一下子就不见了,转而关切的望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痛楚。似乎自己也能感觉他的矛盾,他的天人交战。

“自己又希望他怎么做呢?现在,自己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只想着怎么样使他不在痛苦。噫,如果让他不犹豫的话,岂不是要自己……呸呸呸……今天是怎么拉!”

正胡思乱想间,却没有发现刚才低头的容斌已经抬起头来。促不及防下,两人眼神撞个正着。夏冰俏脸没来由的一红,眼中闪过一丝羞涩,正想躲避他的目光。

慌乱中,又不期然的遇上了,赶紧低下去心儿砰砰地跳。只感觉对方的眼光中全是促狭的笑意,而那一双可恨的眼睛,似乎能将自己的心都看透。夏冰更慌乱了,简直不知怎么办才好。双手无意识的捻着衣角,脸红的跟柿子似的。

人大概都这样,当他想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不管他多么的荒唐,多么的荒谬,多么的不可思议。我们都可以为之找一个自己认为很合理很充分的理由。

而我,虽然我想的是怎么把我的继母弄到床上去。这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我依然可以找一个自己认为很充分的理由:她现在这样每天自慰时间久了会伤身的,我们家欠她的太多了,就让我代我父亲还一些吧,她很不幸福,就让我来给她幸福吧!

虽然这些理由事后想起来很荒唐很不可思议。但在当时的我看来,是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了。同样,也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我抬起头,凝视着对面的可人儿—我的继母。微笑着柔声道:“夏姨,来,躺床上。让我好好给你拍照。”

夏冰听了之后,明显的身体一震。突然抬起头来,我惊讶的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我望着她,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虽然早就想过如果她哭怎么办,可是事到临头,却发现先前想好的手段全用不上。

什么威胁,什么甜言蜜语,什么柔声哄她,什么恐吓她。全都丢到爪哇国去了。我愣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望着她。

两人就这么互相凝视着。突然,她声嘶力竭的哭喊道:“不,不能这样。我们这是乱伦,会遭天打雷辟的。那些照片我不要了,你爱怎么就怎么着吧。”然后伏在转身伏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

形势急转直下,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更是慌上加乱。我怔在那儿,呆呆的望着她因为痛哭而不断起伏的背部,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上一篇:争气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