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计程车司机
时间:2020-06-03

阿国绝对想不到,凭自己那中学二年的学历,居然能够找到像「阿梅」这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做老婆。

计程车司机「阿国」,今年刚过30,年轻时好玩,没好好读书,国中都没毕业,退伍后因为学历不好,找不到好工作,只好开起计程车,几年下来,倒也平静无事,直到遇到「阿梅」,才使阿国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事情发生的那天,阿国记得很清楚……

事件的发生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炎阳高挂着,阿国开着车子在路上晃,客人上上下下的,到下午刚过,一对年轻男女上了阿国的车。

一上车,阿国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这对年轻人挺年轻的,看来大约只20多一点,男的是T恤,牛仔裤,女的一头长发,经过化妆的脸,看来挺艳的,二条肩带吊着的连身裙,肩膀连着前胸露出一大片雪白,隐隐可见的乳沟,短短的连身群盖不住大腿,坐在后座,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居然没穿丝袜。

短暂的沉默后,这对男女就在阿国的车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吵,阿国默默的开着车子,多年的职业生涯,类似这种事,阿国也不是第一次碰上,客人既然上了车,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的将客人载到目的地,千万不要试图调解,否则只会惹祸上身,所以,阿国油门一加,车子逐渐加快。

后座的争吵持续着,阿国闷声的加快车速,在客人的争吵当中,阿国听出了一个大概,起因大约是那个男的脚踏两条船,被那女的逮着了,在谈判中,男的始终不认错,女的就越发火大。接着的变化是突如其来的,只听「啪」的一声,那女的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刹那之间,一切声音突然停顿,阿国心头一紧,暗叫一声「糟了」,透过后视镜,阿国瞄了一眼那女孩。

空气像是突然冻结,时间晃若停顿,车内一片寂静,阿国闷声不响,车子在一个转弯后,前头出现了一片湖。女孩半边脸通红,突然喊了一声「停车!」

阿国一个急煞车,车子贴着路边停住,刚好停在那片湖旁边。

转过头,阿国刚要开口,那女孩突地开启车门,冲出了车外。阿国呆了一呆,看了看那男的,右手指着那女的叫了声:「她……」那男的却端坐后座,顺着阿国的指向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别管她!开车!」阿国闻声,又呆了一呆,口一开:「她……」就这么一耽搁,那女孩一出车门,已往湖中冲,下半身已身在水中……

阿国的心顿「咚」的一下,对着那男的叫道:「你的女朋友跳水了,快救她!」那男的头也不回的道:「别管她!开车!」「什么!你……」阿国的心头一紧,指着那男的大叫:「你……你别走……」右手关掉引擎,拿下车钥匙,左手一拉车门,冲了出去……

「绝对不能让那女孩死,一定要救她!」阿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救那女孩就要快,阿国看着只剩头发飘浮在水面的那女人,一边冲向水里,一边就甩掉脚上的皮鞋,衣裤都来不及脱,大步冲进水中,双手前伸,抓向几米外的那女孩头发。

阿国活了30年,生平大事虽不犯,小错却不少,年轻时什么翘课、飙车、喝酒、打架,那件事没干过,长大后,找不到好工作,以计程车为业,日子平平凡凡,如今,一个女孩,年轻轻的女孩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奔向湖中,不救她,这女孩就得死,这种事,阿国绝不容许发生。所以,不经考虑阿国就冲进湖中,硬是把那女孩从湖中拖回岸上。

看起来好似很简单的动作,不就是冲进湖中几米,抓个人回来,简单嘛。阿国做来却好像刚爬过一座山似的,躺在地上直喘气。

浑身湿透的女孩躺在阿国身旁,一动也不动的,就像是一个尸体。阿国立刻替女孩做抢救,左手下右手上,两手交叠在女孩胸膛上,用力压了几下,那女孩口角流出一缕湖水。阿国知道要抢救,可是阿国没学过如何抢救,到底是要按女孩胸膛、腹部、或是心脏部位,阿国可不知道了,忙乱中,女孩「嗯」了声,阿国知道,行了、女孩死不了了。

放开女孩胸膛的双手,拍了拍女孩脸颊:「耶!别死,醒来、醒来呀!」阿国这才有空仔细看着那女孩……长发,清秀的脸蛋,不能说很漂亮,却也很好看,脖颈以下连着胸膛一片白,两条吊带吊着的连身裙包裹着纤细的身躯,胸前两团贴着湿透的衣服,好似两座山似的挺立着。平坦的小腹因湿透的衣服,而凹陷的肚脐眼,在半透明的湿衣下更显突出,更往下,湿衣紧贴着大腿,在大腿交会处凸起了一块,半截大腿因不够长的连身裙而露出。望着女孩雪白、圆润、丰满、又很细嫩的大腿,女孩湿衣紧贴的前胸,露出半个乳房,圆鼓鼓、白嫩嫩的。

阿国两眼看下又看上,双手互搓着,不由得心中感叹道,真漂亮啊!心中想着,下面的「老二」不由的硬了。

活了30年,阿国从没在这种情形,这种距离,如此的望着一个女人。怔怔的望着,直到那女孩醒来。望着同样浑身湿透的阿国,女孩开了口:「是你救我的?」

阿国裂着嘴「嗯」了一声。「好冷!」女孩坐了起来,双手交叉互抱自己肩膀。「呀!快、快上车,要不然感冒了!」阿国说着,找回鞋子拉着女孩,往车子走去。

拉开车门让女孩上车,阿国自己进了驾驶座,发动车子,阿国转回头:「我家就在附近,先到我家换了这身湿衣服。」女孩点点头,问了声:「那个男的呢?」阿国哼了声,道:「那个混蛋,眼睁睁地看着你跳水,却叫我「别管,开车」,真他吗的,再让我碰上,我得揍他一顿。女孩笑了笑,点点头:「谢谢,我知道了!」阿国看了看女孩,回过头,开动车子。

女孩坐在沙发上,面前一杯热腾腾的茶,身上穿的是阿国的衬衫、短裤,洗过澡的女孩,白皙的皮肤,红嫩的脸颊,又恢复了少女的青春。阿国也是一杯热茶,汗衫、短裤,在沙发的另一端。女孩喝了一口热茶:「我叫阿梅,多谢你救了我!」阿国有点腼腆的说道:「我叫阿国,别客气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良心不安呀!」「救命之恩,我该怎样回报!」女孩直视着阿国。

「别这样说,只要你不再寻死就行了!」阿国回来得很有力。

「放心,那只是一时冲动,以后不会了。」阿梅说着。「那就行,你年轻、又漂亮,一定有人追,在我这儿休息一下,等衣服干了,我送你回去。」阿国不想成人之危。「我漂亮吗?」阿梅的声音轻轻的。「嗯!在我看来,你够漂亮了,皮肤又白……」打断了阿国的话,阿梅道:「我漂亮!那你不要我……」「什么!」阿国有点吃惊。「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阿梅说着移步阿国身边。

一股少女清香直冲鼻孔,阿国吸了口气:「你是说……」

阿梅直视着阿国:「你真不懂?」「假的!」阿国呼吸有点急促!右臂一伸,拥着阿梅肩膀,左手拉着阿梅右手。阿梅「嗯」一声,闭起双眼,樱唇微张,头儿半仰。猛地一咬牙,阿国一低头,唇碰唇,吻上了阿梅。阿梅双手抱着阿国,胸部紧贴着阿国胸膛。

刹时之间,软玉温香抱满怀,阿国的「老二」猛地一跳,瞬间变硬了。「到床上去。」阿梅的语音有些模糊不清。「嗯!」阿国有些不舍的与阿梅的唇分开,拉着阿梅的手进了卧室。阿梅手伸下,解开阿国短裤:「你躺下,一却都别动,我这是在报恩,由我来……」阿国怔了一下,脱下了汗衫,只留内裤,躺在床上。

阿梅站著,麵對著阿國,襯衫扣子一顆顆解開,胸前雙乳忽現,圓鼓鼓、白嫩嫩的,小小的乳暈頂著一點嫣紅。解下襯衫,半身裸露的阿梅,雙手搭在短褲上,拉著短褲兩邊,緩緩的往下拉,首先看見的是稀疏的陰毛,阿梅居然沒穿內褲。阿國瞧著這類似脫衣舞的鏡頭,內褲被雞巴頂出一個帳篷。阿梅吃吃的笑著,兩手迅速往下拉,阿國剛入眼一片稀疏的黑,已被阿梅抱個滿懷。

兩手圈抱著阿梅背脊,阿國胸前頂著阿梅雙乳,稍帶點硬的兩個圓球磨著阿國胸膛,堅硬的雞巴被阿梅柔軟的小腹壓著,稍微有點痛。嘴唇迅速又被蓋住,阿梅丁香小舌輕吐,雙乳輕搖,堅硬的乳尖輕磨著阿國胸腔,玉手下伸,脫去阿國內褲,扶著阿國雞巴,抵著蜜屄口,阿梅屁股一沈,雞巴一分一分的擠進阿梅已濕潤的蜜屄陰道。

阿國雞巴被一圈圈的嫩肉包裹著,雙手撫在阿梅光滑的背脊上,兩人性器緊密的結合,阿梅輕擺屁股,用劃圈圈方式壓擠著阿國堅硬的雞巴,阿國真的一點都不用動,雞巴在緊密的小屄裹中抖動,阿梅的擠壓越來越重,圈圈越圈越快。阿國的魂兒恍如漂進了雲端,在雲裡飛呀飛的,當最後的抽搐來臨,趐麻的感覺來得特別深,特別持久,強有力的勁射,令得阿梅抱得更緊更密。當飛在雲端的魂兒回歸本體,阿國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耳邊傳來柔柔的一聲:「舒服嗎?」慢慢的張開口,聲音像來自遙遠的雲端:「舒∼服!」

阿梅回去時,是阿國親自送回的。剛有過親密的行爲,所以阿梅是坐在前座的,在駕駛座旁邊,阿梅的坐姿有一些不像淑女,短短的裙子本來就遮不住大腿,阿梅故意讓短裙更往上翻,露出一大截大腿,雪白雪白的。阿國一邊開車,一邊喵著阿梅的大腿,阿梅斜著眼看著阿國:「別光是看,摸一摸呀。」阿國嘿嘿的笑著……阿梅笑了笑,拉著阿國的右手,就往兩腿中塞。

柔軟、細嫩、又帶點冰涼,阿國手一緊,貼著阿梅大腿內側,大力的撫摸著,手指一伸就觸及阿梅那小小的內褲。阿國看了一下阿梅,裂著嘴:「好細嫩的大腿。」阿梅「嗯」了一聲:「別摸我那裡,受不了的……」一手摸著阿梅大腿,一手掌著方向盤,阿國一路送阿梅到底。

阿國不是送阿梅到家門口就算數,而是送阿梅送到阿梅閨房�。淺粉紅色的牆壁,一張床,化妝鏡,書桌,簡單的少女房間,除了那一列看來嚇死人的書櫃。阿國就站在書櫃前,望著那七尺高、十尺長、不知有多少的書籍,十足一付呆頭樣。拉著阿國坐在書桌前的椅子,阿梅看著阿國,說道:「怎麽?你沒見過書呀!」搖搖頭,阿國有些口吃的道:「這些……書,你……你都看過!」

「嗯!」

阿梅點點頭。阿國這一下沒話說了,初見阿梅時,隻覺得這女孩很好看、很白,和阿梅上了床,阿國還有些許設想,如今看到阿梅房�那一大堆自己看都看不懂的書,阿國這才知道,自己離人家有多遠。

「天!」阿梅的聲音彷彿來自天際,緩緩的轉過頭,阿國看著阿梅,脖頸好似傳來一陣「咯咯」聲響。「不就是一些書,以前在學校上過的、看過的,不舍得丟,留下來,就變成這樣了。」阿梅輕輕的解釋。呆呆的望著阿梅,阿國總算開了口:「你……你到底那�畢業的?」「台大金融。」阿梅摟著阿國輕聲回答著。

「呀!差太遠了,我國中都沒畢業!」阿國的聲音好小。「那又怎樣,我以前那男朋友可不也是台大的,他就比不上你!」阿梅摟著阿國,將阿國的臉頰靠在自己的雙乳中。

半邊臉頰靠著阿梅那豐滿的雙乳,鼻中陣陣幽香傳來,阿國深吸一口氣:「我隻是個計程車司機!」將阿國摟得更緊,阿梅道:「你不隻是計程車司機,你還是個英雄,隻有英雄才會救美人!」

仰起頭,阿國怔怔的看著阿梅。「讓我們慢慢開始,別在意學曆,也別在意收入,我們都有工作,都有收入,隻要你不嫌我,我們可以慢慢來,好嗎!」吞了口唾液,阿國用力點頭:「怎會嫌你,你不嫌我,我都已經阿彌陀佛了。」像天使一般的笑容展現在阿梅臉上,阿國看得癡了。

阿國硬是被阿梅的母親留下來吃了晚飯才走的。雖說和阿梅達成了初步的共識,那頓飯阿國可吃得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像逃一般的逃出阿梅的家,阿梅卻笑得好燦爛。第二次再和阿梅見麵已是幾天後的事了。

星期日本來是阿國計程車生意比較好的時候,可是偏偏阿梅星期日才放假,說不得阿國隻好犧牲自己了,不過、話又說回來,跟阿梅這年輕、漂亮的女孩約會,總好過自己一個人在馬路上東奔西跑的。何況,說不定還可以和阿梅玩玩兩人遊戲,阿國越想心就越飛往阿梅那雪白、細嫩的肉體上。

一般來說,陽明山公園是人們休閑的第一選擇,可是阿國今天和阿梅不是,他們上陽明山,卻不上陽明山公園。這是阿梅的意思,上陽明山,但不去陽明山公園,而是到陽明山繞一圈,那兒風景好,就停一停、看一看。阿梅是個上班族,整天坐辦公室,難得有機會遊山玩水,如今碰上阿國,又自己有車,這那不磨著阿國帶她上山下海一番。

阿國是計程車司機,陽明山當然知道,還熟得很,當然沒問題啦。

阿國這計程車司機,每天客人上上下下的,載過的美女也不知多少,但那可全是別人的,偶而透過後視鏡偷喵一下,也得小心點,那像今天,今天這美女可是自己的,不但可摸,說不定還可偷一下情什麽的,所以,阿國心情好極了。

阿梅就坐在駕駛座旁,今天的阿梅又是另一番風情,批肩的長發自然垂落,鵝黃色的絲質襯衫在腰間打個結,同樣色係的迷你短裙緊繃著屁股,一樣沒穿絲襪,腳下是露出腳趾的涼鞋式皮鞋,這種裝扮那像是要登山郊遊,分明是便宜阿國「行事」。

阿國車子一進入山區,眼睛老是往阿梅那白嫩的大腿直瞧。阿梅瞧得分明,存心要撥弄一下阿國,越坐短裙就越是往上翻,直翻得瞧見那小小的三角褲,居然也是鵝黃色的,阿國看得雞巴暴漲,吞了口唾液,心想:莫不是連乳罩也是鵝黃色的。阿國不禁挪動一下屁股,好讓出一些空隙來容納暴漲的雞巴。

一旁的阿梅看得笑嘻嘻的,有些尷尬的阿國,裂著嘴「嘿嘿」兩聲。阿梅雙手輕撫自己白嫩的大腿:「想不想……摸一下。」搖搖頭,阿國道:「不了,這裡山路彎曲多,小心點好。」「哦!這樣呀!我孩以爲你色大膽小怕狗咬呢。」阿梅說完嘻嘻的笑。「呔!那有狗,狗在那,老子一腳將它踢飛三丈遠!」阿國裝出一臉凶惡狀。「噯!不準說粗話!」阿梅作勢要打人。「好、好,以後不說、以後不說。」阿國連聲道歉。

伸出左手輕握住阿國握住排檔桿的右手,阿梅驕聲道:「阿國,找個隱密點的地方,好嘛!」

褲裡的雞巴還硬著,阿國聞聲,雞巴不由得一跳:「立刻、立刻。」車子繼續前行,一條小叉道向旁延伸,阿國也不知道這小叉道通向那兒,一拐彎就進了小叉道。一株一株不知名大樹站立兩旁,樹木與樹木之間空隙甚大,阿國像走迷宮,九彎十八拐般,慢慢將車往深處走(不知他如何出來)。

樹木扶疏,陽光偶而灑進來,阿國終於停車。

雖不是很隱密,卻是目力所及,未見人跡。阿國前看後看,滿意的點點頭:「這地方不錯,沒見有人。」這一刻,阿梅可不說話了,低著頭,兩手捏著衣角,扮起淑女了。

透過樹木間隙,一絲陽光灑進車廂後座。阿國伸手扶起阿梅臉蛋,凝視著阿梅。阿梅閉著眼,「嗯」了聲,阿國一口就吻下去。

唇碰唇,舌頭碰舌頭,阿國其實從沒吻過女孩,怎麽接吻,其實不大懂,阿梅也沒什麽經驗,兩人隻好舌頭亂碰,唾液亂吸,忙亂一陣,阿梅已一顆一顆解開阿國襯衫鈕扣。阿國也不閑著,已解開了阿梅上衣,露出來的,果然是鵝黃色胸罩。迅速的脫鞋,阿國自己解下長褲,順手一拉內褲,阿國除了襪子,全身光溜溜。阿梅解下短裙,留著乳罩和三角褲,指了指靠背:「怎麽放下來。」「我來!」阿國誇步上阿梅身上,左手下伸,拉著拉柄一拉,阿梅靠背已放倒。

看著阿國已硬挺的大雞巴,阿梅「唉」了聲,雙手掩住眼睛,手指縫卻大大的,一對眼睛溜溜的直瞧阿國硬挺的雞巴。「嚇死人了,怎麽那麽大!」阿梅故作驚慌狀。阿國「嘿嘿」笑著,解開阿梅那開前係列的胸罩,來不及脫阿梅內褲,已被阿梅那傲人雙峰吸引住。阿梅身高約有165左右,50公斤上下,雙峰卻不小,34有吧,小小一圈乳暈,頂著一對乳尖,嫣紅一點,好個年輕鮮嫩。

阿國兩手各抓一個乳房,硬硬的彈性十足,露出乳尖在外,小小一點嫣紅,阿國一口就吸住。

阿梅雙手圈抱著阿國,口中幾聲呢喃。阿國吸吮著阿梅兩個乳頭,兩手下伸,拉著阿梅三角褲往下脫,阿梅屁股一擡,三角褲已脫下。纖腰盈握,肚臍眼微凹,小腹之下,稀疏的陰毛,仰臥的阿梅入眼一片雪白。分開阿梅雙腿,略爲卷曲的陰毛,整齊的以倒三角形呈現,稀疏的陰毛掩蔽下,微微裂開的裂縫略顯潮濕,阿國兩指掰開裂縫,恍若桃花,嫣紅一片,阿國真想低頭舔一下,車內空間偏偏不夠,阿國隻好手指輕揉著。

躺著的阿梅,屁股一下一下的擡著,迎合著阿國手指的輕揉。將阿梅的雙腿擡高,放在自己肩膀上,臉頰兩邊貼著阿梅大腿內側,滑膩,細嫩的處感又使阿國心髒一陣加速。雞巴抵著嫩屄口,阿國悶哼聲:

「進去了!」屁股一用力,龜頭已擠進阿梅陰道,又是那種緊緊包裹著的感覺,阿國再一用力,齊根而入,阿梅「哦」了聲,雙腿一緊,在阿國脖頸後交叉交疊,大腿內側緊貼阿國兩頰,兩手上抱,正圈抱著阿國腰身。阿國「嘿」了聲,雙手握住阿梅雙乳,全身重量全落在阿梅身上,屁股一抽一插,車外涼風習習,車內肉光一片。

阿國身高176,體重65,全身重量全趴在阿梅身上,似乎爽翻了的阿梅一些也不覺得重。阿國一下重過一下的抽插,阿梅終於叫了出來:「阿國……我……我……舒服……我來了……」「我也……快了……」阿國一連幾下快速抽插。「哦……」長長的一聲,阿國背脊一麻,又幾下快速的抽插,股股陽精勁射,最後的一下猛插,阿國雞巴深抵阿梅陰道深處,全身一軟,趴在阿梅身上,雞巴仍一抖一抖的。

抱著阿國,阿梅「一、二、三、四」的數著,一共數了十下,阿梅笑嘻嘻的道:「跳了十下,沒了,不跳了。」趴在阿梅身上,臉頰貼著阿梅臉頰,阿國全身力量似乎用盡,有氣無力的問:「你數什麽?」雙手撫著阿國背脊,阿梅道:「你那東西在人家�麵共跳了十下嘛!這都不懂。」「呀!連這都數,那下次我多跳兩下。」阿國有點哭笑不得。

「我好不好!」阿梅抱著阿國問著。「好、好,我愛死你了」阿國頭一轉,尋著阿梅櫻唇,又吻下去了。一陣長長熱吻,阿梅推開阿國:「你都變軟了,不抽出來,等下沾在椅子上,我可不管。」「呀!」阿國慌忙起身,抓起擺在車前的衛生紙,遞一把給阿梅,自己又抓了一把,這才將雞巴自阿梅體內抽出。看著阿梅清理自己,阿國兩手又伸了過去,握住阿梅那軟中帶硬的豐滿雙乳:「這兩個乳房硬硬的,好好摸!」阿梅一挺胸:「那就多摸些,隨你怎麽摸……」

陽光繼續照著,涼風徐徐,兩人穿好衣服,繼續陽明山遊。遊罷陽明山,阿國又熱切盼望星期日的到來。

和阿梅因緣際會的相識,到阿梅折節下交,阿國30年的空白日子,開始有了色彩,人逢喜事,心情開朗,口風一鬆,與阿梅的交往情行就源源本本的告訴了老爹,阿國的老爹和阿國一樣,書也讀不多,偏偏阿國老爹比阿國機會好,居然也是個公務員。阿國的老爹原本就耽心,憑阿國的條件,怎麽找老婆,如今,阿國居然自己找個台大的女高材生,這一下,阿國老爹不由有點耽心了。

父子兩人找個機會談了一下,老爹聽完阿國的敘述,沈思良久,教了阿國一招:「這女孩的條件這麽好,爲了避免情久生變,阿國,你最好先搞大她肚子再說。」阿國這一聽,頓時目瞪口呆,久久說不出話來。

阿國雖然學曆不好,計程車司機這職業也不怎麽體麵,但是阿國卻也不是好吃懶做之徒,平常日子,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每月總有些錢交給母親家用,說來也是個正常青年,老爹這一招,阿國可不怎麽同意,所謂「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是你的終究跑不掉,何須做手段;「先搞大肚子再說」,這事可不怎麽正經,阿國隻得先和老爹打打太極。和老爹一番溝通,阿國這邊當然沒問題,阿梅那邊又如何。

又是一個星期日,這次阿梅要「北海一圈」。「北海一圈」就是北海岸繞一圈,一般來說,從淡水進,經三芝、金山、萬裡,由基隆走高速公路回台北,自行開車,一天時間剛好。

阿梅既然要到「北海」,阿國就排定行程,先到三芝看看,再到金山吃著名的鴨肉,下午往萬�逛逛野柳的美人頭,晚上到基隆,吃吃著名的廟口攤販,最後送阿梅回家,整整一天行程。行程既排定,阿國就「按表操課」前進,沿途旁著太平洋,一眼望去,平靜無波,三幾艘船影點點,深籃海水沖向岸邊,激起串串白色泡沫,阿梅大概是沒來過,居然像小孩一般,看得哇哇大叫。

身旁佳人笑,阿國這司機可有點心猿意馬了,雖然阿梅今天的穿著不太一樣,類似T恤的緊身衣、牛仔褲。阿國車子往前走,邊走邊看,阿國想找個合適地點,一個可以將車子開進海邊,而又沒有人的地點。好不容易,阿國尋著了一個符合他目的的目標。方向盤一轉,車子緩緩前駛,一旁阿梅抿著嘴直笑。

車子走到不能再走,停了下來;頭頂太陽直射,車內冷氣全開,非但不熱,反倒陣陣清涼。阿國停了車,右臂一伸就將阿梅擁了過來。阿梅嬌笑聲中,嫣紅櫻唇貼著阿國嘴唇,阿國雙手已落在阿梅那高聳的雙峰。觸手的感覺,軟中又有一點硬,阿國始終覺得,阿梅這雙乳房,摸起來比接吻好多了,柔柔軟軟又硬硬軟的,彈性十足。阿梅喘息聲中:「阿國,今天人家那個來了,不能陪你玩!」「那個、什麽那個!」一時之間阿國有些聽不明白。

「唉呀!就是那個嘛,好朋友啦!」阿梅的聲音嗲得阿國骨頭都趐了。一下子聽明白了,阿國「哦」了聲:「那個,月經呀!」

「對啦、對啦,笨哦!」

阿梅玉手落在阿國褲襠上用力握了一下。

「喔呀!」阿國叫了一聲,又道:「那怎麽辦,我硬……了!」阿梅笑了笑,一手拉下阿國長褲拉煉,一手伸入內褲,抓出阿國暴漲的雞巴。阿國又是一聲怪叫,阿梅一手抓著阿國雞巴,一手撫著阿國陰囊,用力套了幾下:「我幫你弄出來不就行了。」柔軟玉手握住的雞巴傳來一股趐麻感,阿國後頸一仰,左手下伸,拉著椅子拉柄,靠背往後仰,阿國躺下了。手握著硬邦邦的雞巴,龜頭迸出一滴透明液體,阿梅頭一低,一口就含住,一上一下的動著。「唔……」

阿國尾音拉得長長的。雞巴入口,濕濕、溫溫、柔柔的,這是阿梅第一次替阿國含雞巴,阿國雙手抓著阿梅頭發,聲聲長叫,恍若狼號。阿梅幾次吞吐,吐出雞巴,改用手上下套動。阿梅一手套著雞巴,一手輕撫著阿國兩顆卵蛋,舌頭舔著龜頭,這一陣急攻,直把阿國爽翻了天。

阿梅櫻唇再張,又把阿國雞巴吞了進去。又是那種溫溫、熱熱的感覺,阿國再也忍不住,一股酸麻直傳進腦殼,四肢收緊,阿國急急叫道:「要出來了,阿梅,要射了!」阿梅「嗯」一聲,嘴兒含得更緊,更加快了上下套動。阿國雙手一緊,屁股一挺,連串陽精勁射進阿梅嘴裡。阿梅的動作繼續著,阿國雞巴一抖一抖的。真是騰雲駕霧,不知雞巴抖了幾次,阿國強睜雙眼,看著阿梅。「波∼」的一聲,像是香檳酒的開瓶聲,阿梅用力一仰頭,櫻唇和雞巴分離。阿國又是一抖,渾身一震,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阿梅抓了一把衛生紙,擦淨嘴巴,笑著道:「爽了吧!」將椅背拉上,阿國「哈」了一聲:「好爽、好爽!沒想到你還有這一招。」斜著頭,阿梅嬌笑著,伸手戳著阿國額頭:「就知道你會急色,現在好了,射了精、沒搞頭了吧!」阿國望著自己變軟的雞巴:「哈!怎會沒搞頭,休息一下,稍停又硬了。」「今天就別了,人家不方便嘛!」阿梅又小聲了,扮起了小女人。點點頭,阿國眼波有點迷濛的望著阿梅。

每周一次的約會,阿國陪著阿梅玩遍了台北近郊,如此過了三過月,阿國決定向阿梅求婚。又是一個周日,地點是北投的一個溫泉旅店房間裡,阿國剛和阿梅經過一場激烈的性愛,裸著身的兩人,擁著躺在床上。阿國一手擁著阿梅,一手輕捏著阿梅乳尖:「阿梅,嫁給我吧!」有一些不太相信,阿梅伸手握著捏著自己乳尖的阿國的手:「你說什麽!」「嫁給我吧、阿梅!」阿國坐起身,雙眼直視阿梅。

輕輕的起身,雙手抓住阿國的手,阿梅道:「你想清楚了、阿國!」「嗯!我要娶你,我要對你負責,在我們有了那麽多次的性愛之後!」阿國語氣堅定。阿梅下了床、站立著,赤裸的身體,恍若聖潔的仙女。「阿國、我知道,我知道你會娶我,有件事情得先說說

阿梅声音转向严肃:「你知道、跟你上床时,我已不是处女!」阿国跟着下床,抱着阿梅:「这我知道,那又有什么关系。」推开阿国,两眼凝视着阿国:「看着我、阿国,跟你之前……我有过一个男人,那个人你知道的。」点点头,阿国道:「就是那个混蛋!」「所以、阿国,如果你以后不要我,可以说我不会煮饭、不会洗衣、不够孝顺、或其它一千八百种理由,如果你因为我不是处女而不要我,阿国,我跟你拼命……」阿梅一口气说着。用力的抱着阿梅,阿国一口就堵住阿梅嘴唇。

双手捧着阿梅的头,分开双唇,阿国双脚一屈,跪在阿梅身前,右手上伸,掌心向前:「天地知我,我阿国决不负阿梅,此心永不移!」抱起阿国,阿梅点点头,眼中泛着泪光,阿梅点点头:「好、好,我嫁你,我嫁你!」阿国和阿梅婚后两年,阿梅生了一个小女孩,夫妇生活平凡又幸福。

上一篇:计程车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