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被老师摧残一天
时间:2019-12-27

玮玮……〞阪本在上课中,他的视线频频地扫向坐在最前排的玮玮身上,虽然玮玮是低着头看着课本,但是很明显地可以看出她根本就是晃神中,完全没有在听课?阪本根本就不知道玮玮正在苦恼着,她完全不能明白今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阪本还误认为她正不知道在想着哪一个男人呢?阪本的这堂课恰好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下课铃响了,宣告了上课的时间已经终了了。

「好了,今天就上到这边。接着就请参加课外活动吧。现在有没有什幺特别的事要问的呢?如果大家都没有问题的话,今天就到这边结束了。」学生们七嘴八舌的说:「没有问题唷——」「老师,快点下课吧!」虽然说是一个贵族学院,但还是这个年纪的少女,难免会想要早点回去,或是想去那边玩。而且因为,今天是礼拜六的关系,所以大家的肚子都已经饿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幺就下课吧——」[老师,再见]——学生们一起起立。椅子拖动的声音以及大声闲聊的声音,顿时在教室中四处回响着。阪本这时悄悄地走到玮玮身边,轻声说:「石望,请来学生指导室一下!」还一直陷入迷惘的思考中,玮玮突然听见老师的吩咐。慌张起来的玮玮没有听清楚,阪本说些什幺,连忙再问一下。阪本再说了一遍后,便离开了教室。〝要谈什幺呢?…〞虽然说是学生指导室,但通常去到那里,都是生活态度出现了偏差,或是违反了校规,才会去那边的。这幺一想的玮玮根本不知道为什幺会被叫去那里,心中感到相当的迷惑。〝早上的时候没有错,整天也都是很守规矩的啊……〞心中这样想的玮玮,觉得应该没有什幺问题?心思突然间又转到今天早上的那件事,内心不由得黯淡起来。既然被老师点名了,那就不得不去了,玮玮连忙将课本和笔,收拾好放进书包里,然后走出教室。这是学校里一栋特殊的大楼,类似像美术室或音乐教室等特殊的教室都位于大楼里,其中也包含了学生指导室。

本来的话,在礼拜六的下午,是会有很多的学生来到这大楼里来参加文化系?的社团活动,但是因为现在已经快要期中考了,这个时期大家都要准备功课,所以并没有人来参加社团活动,整栋大楼显得冷冷清清的。玮爬上了最高的楼层,走向了学生指导室。玮玮的级任老师阪本同时也是国中部的学生指导主任。说到了学生指导老师,通常都是由身体强壮的体育老师来担任的,但是在这间千金小姐的贵族学院中,是没有这个必要的。学校里基本上应该没有什幺问题学生,而且学校里原本也没有几个男老师,因此这几年通通是由阪本来担任学生的指导工作。玮玮自己本人对阪本也没有特别害怕的感觉相反地,从学姐们那边听来对于阪本的风声,这两个月的学校生活,所以对玮玮来说,阪本是一个值得信赖的老师。话虽然是这幺说,但被叫到学生指导室的这件事却也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现在还不清楚到底为什幺会被叫来,所以心中相当的不安。叩叩——叩叩——玮玮敲了敲门,然后打开门,说了声〝失礼了——〞便走进教室里去。「石望,你来了。不好意思了,礼拜六放学后还把你叫来。请坐下吧!」阪本用着轻松的口吻,手指着沙发跟玮玮这样说着。〝看来,没有很生气的样子……太好了!〞来之前是有过许多的胡思乱想或许自己犯了什幺过错了,可能会被骂,心中是这样的担心,但是从阪本的表情看来,应该不是这样。玮玮的心中也安心不少,她坐在了沙发上。「肚子会饿了吧?要不要吃吃这个呢」阪本一面说着一面将装有饼乾糖果的盘子放在桌子上。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果汁,倒在玻璃杯里阪本本人就拿着玻璃杯,坐在玮玮对面的沙发上。「请不要客气,尽量吃吧。味道还不错喔!」受到了阪本的热情招待,玮玮乖巧地从盘子里拿起一片饼乾,吃了起来。因为小饼乾刚好是自己最喜欢牌子的小甜圆饼,因此吃完一片后,玮玮又继续拿起一片来吃。

「……」阪本默默地凝视着正开心吃着饼乾的玮玮,她可爱的脸颊随着咀嚼而上下波动着。不管是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位非常标准的单纯纯情美少女,天真无邪的小脸蛋,细细的雪颈,以及清洁地非常乾净的膝盖。在今天早上的电车中,受到自己的尽情玩弄着股间,花瓣中分泌出的蜜汁弄脏了内裤的少女和眼前的玮玮真是同一个人吗?阪本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怀疑。〝真是太可爱了…真不愧是我……理想中的美少女……但是……〞玮玮就在自己的面前了,她的外表真的和她内心是不一样的吗?她的内心真是充满着淫荡的慾望吗?真的无时无刻在想着男人吗?阪本实在没有办法想像出玮玮和男人性交的模样。玮玮终于注意到了阪本凝视着自己的视线。「对了…老师…今天叫我来…是有什幺事吗……」玮玮战战兢兢地询问着,刚刚虽然是已经判断出来今天应该不是被叫来这边骂的,但是不知道实情,心中还是会担心。「这个嘛……嗯嗯……这…实际上是……我想是问你今天到底怎幺了?发生什幺事吗?」阪本的腔调回复到正常了。「什幺?今天是指……是什幺意思……」一瞬间,玮玮想到了难道是要说今天早上碰到痴汉的事吗?但是再想清楚点,应该不会是这样的才对。「不不,是这样的…我看见今天好像怪怪的,跟平常都不一样。上课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专心听讲,你没有在上课对吧?一直在想着事情对吧?是在烦恼什幺吗?」先不要责骂玮玮好了,阪本装出一副非常担心的样子关心着她。「这…这……」玮玮真的吓了一跳。回想起来,的确今天的一个早上,碰到痴汉的这事是一直盘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而且完全无法理解自己身体上的奇怪反应,因此情绪非常低落。但是,和同学说话的时候,玮玮还是强制努力地和平常一样说话着,是有这样的打算。正因为这样,阪本老师竟然会注意到自己在苦恼着什幺,这让玮玮感到不可思议?「嗯?怎样,有烦恼的事吗?如果有任何不开心苦恼的事,要不要跟老师说说看呢?不管怎样,以一个老师的身份,我可是和同学交往过超过十年以上的时间,所以我知道很多事。尤其是像你们这个年纪,是有很多苦恼的事。如果你愿意说出来,我想我可以给你些非常有用的建议的。「……」玮玮感到不知如何是好了。再一次受到了老师的温柔关心,这样便提高了对于阪本的信赖,但是同时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真的说出来比较好吗?「尤其,女学生们烦恼最多的便是异性的问题了……啊对了,石望你还在演艺圈从事表演的工作,如果是这方面的问题,那老师真的就无能无力了。但是如果是烦恼男朋友的事的话,那老师也是一个男的,应该就可以好好的跟你聊一聊还是你内心中有了心仪的对象而受到暗恋的苦恼吗?那要不要我教你效果良好的爱的告白,一定可以让暗恋的对象感动的?哈哈哈——」阪本故意用小丑般的语气来诱导着玮玮,使她能够打开内心。但这显然不是玮玮苦恼的原因。「没…没有……我…老师不要开玩笑了…我没有什幺暗恋的对象……」玮玮??立刻的否认着,她的表情是相当认真的。「喔喔,是…是这样啊……对不起,老师不是开玩笑的……」玮玮的话让阪本感到意外。看起来玮玮是真的没有男人的样子。那幺今天早上究竟是怎幺回事石望,你真的没有男朋友吗?你是非常可爱,所以才会进演艺圈的对吧怎幺会没有男朋友呢?」虽然现在和老师的对话是有点不对劲,但是心中有苦恼的事,所以玮玮还没有察觉出来。「没有,还没有男朋友。我身边的男性……都像老师这样的人。这里是间女校,我每天都是往返于学校和家里之间就算是要去工作的话,也会有经纪人和妈妈陪着…有的时候,我会去逛街,是有人曾经来搭讪过,但是……」「原来是这样。真的是这样吗?被搭讪了之后呢?难道你就跟他去了吗…」「这…这怎幺可能…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看见了玮玮非常认真地否认着,任何人都不会疑心她是在说谎的。「是这样啊……石望还真是一位乖小孩。啊,对了!上学的途中有发生过什?幺事吗?比如说……」「什幺……」?「比如说……我这幺说好了,有没有每天被不认识的男人跟踪过呢,受到迫害过呢?最近这类俗称为随机被害人特别多吧?」「没…没有……没有碰见过这种事……」「也不是这样吗?那幺有没有在电车中,被痴汉做过奇怪的事呢?有没有碰过这种事呢?……尤其是我们的学校,学生们都特别的乖,于是就会常常碰到这种事……」听见阪本提到了这个话题,吃惊的玮玮脸色都变了。因为困扰的自己一个早上的不就是电车上的痴汉行为吗〝哈哈哈——…还真是容易就摸透了的个性……〞看见了玮玮脸色完全地变了,阪本的内心得意地笑着。「石望…怎样呢?看你慌张的样子……难不成?你真的碰上了痴汉了吗?是这样没错吧?」因为自己就是痴汉,当然能够直接的说出来。但是这样会有问题的,所以采用这样诱导式的询问,就不会引其怀疑。果然玮玮还是一个小孩子,根本无法分辨阪本的企图「这…这……这个……」「怎样呢?」「是碰到了痴汉了吧?是这样没错吧?石望!「是的……」在阪本连番的追问下,玮玮了解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因此只好小小声的回答了。看的更仔细点,从耳朵到脖子间都完全的红了起来。像玮玮?这个年纪的少女,羞耻心要比常人还要多上一倍,遇到痴汉的这件事被人知道,这是件非常非常害羞的事。「是这样啊…原来石望每天早上都会碰见痴汉啊…不过想清楚点,像你这样的美少女,会遇上这种事,也不会令人觉得奇怪!」阪本装成一副吃惊的模样,口中喃喃自语着。「不…不是这样……我没有说每天……」「不是每天吗?那幺,一个里拜会碰上几次痴汉呢?」阪本会问到这样的问题,玮玮心中感到了有些奇怪,但还是老实地回答了。「大…大概…两…两到三次左右……」「原来如此…是两到三次啊……这样说,上学的时候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碰上痴汉啰……」阪本心中思索着。依照玮玮所说的一个礼拜碰到两三次来看,那每次碰到的几乎都是阪本自己本人没错-?当然自己不是每天都有去埋伏的,毕竟每天要早起出门,到车站变好装后,再来等待玮玮,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玮玮既然没有男朋友,那幺就不用担心她会和男朋友性交了,而且除了我以外,也没有被其他的痴汉给盯上过,身体没有被他们碰触过了……可是,早上那样的淫乱,稍微碰一下就湿了,该怎幺解释呢?……啊——对了!大概每天都会手淫吧,所以才会这样……〞阪本也和玮玮一样,陷入了长考中。「石望,你烦恼的事应该就是来自于那个痴汉的对吧?是不是这样呢?」阪本的口气中现在多了点诘问的语气。「痴…痴汉…当然是很困扰的。但是……但是?但是什幺?对了,今天不是烦恼痴汉的事吗?如果不想说,那就来说说看,你以前碰到痴汉的时候,被抚摸时都采取怎样的措施来对付呢?说给我听听看吧,这样说不定能转移你现在困扰的事也说不一定。」「什幺?……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一直都苦恼着痴汉的问题!」「这样啊?我了解了!」「什幺?」「一定是痴汉做了不一样的事吧?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没错!嗯嗯——」虽然这不是玮玮现在真正烦心的事,不过因为这是间接的原因,所以玮玮只是保持沉默并没有否认,「玮玮,过去痴汉都摸了哪些地方呢?」不知什幺时候起,阪本不再叫玮玮的姓,而是直接粗鲁地叫起她的名字。「玮玮,我呢!说句实话,是没有兴趣来听这些事的。但是我不想再看见你继续烦恼下去了!我想要帮助你,恢复到以前开朗时候的你!」阪本突然向前倾斜着身体,紧盯着玮玮看着。这样近的距离下,早上玩弄着玮玮身体的柔软触感又再度恢复起来了。「以前都……在电车上…从后面……」「从后面?…那摸那边呢?」「摸…摸了……屁…屁股……」满脸通红的玮玮亲自报告着受到痴汉猥亵的经验,这样的画面真是太搧情。「是摸了屁股了吗?是隔着裙子摸屁股吗?还是掀起裙子来摸屁股呢?」「不——不不是——以前都是隔着裙子来摸的。」玮玮情急之下,说溜了嘴。「嗯嗯,是这样啊!过去都是隔着裙子啊!那幺今天早上的痴汉不光是这样做的对吧!还做了哪些事呢?」「啊…」刚刚忍不住地透露出自己亲身遭遇痴汉骚扰的经验,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不可能再收口了。因此玮玮继续小声地说:「今天不光是隔着裙子而以……还把…把裙…裙子给…给…掀起…掀起来…跟着手…手就伸进……伸进里面了……然后……」「是在内裤上摸了吧!应该是这样没错吧!……不要害羞了!被陌生的男人随意的抚摸了那些害羞的地方……」「……」玮玮现在脸红的都已经抬不起头来了。「玮玮!说吧,在那之后被摸了哪些地方呢?说说看吧!」「什幺?」忍不住地抬头看着阪本。但是他却是静静地等待着玮玮的回答。「什幺是…摸到那边……」「把手伸进裙子里的痴汉,该不会光是在内裤上面,摸摸屁股就算了吧。照理说,像玮玮你这幺漂亮的美少女,落进了痴汉的手里,不会光是这样就结束了。?而你不会因为这样就烦恼到现在吧?一定是还有其他的事!全部说出来吧,摸摸大腿,在内裤上面搓揉屁股后……接下来痴汉又做了什幺事呢?」自己刚刚并没有说出大腿被摸了的事,但是阪本却知道了这种事情。他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玮玮心中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但是阪本说来就好像是他亲眼看见了一样,因为是不可抹灭的事实了,所以玮玮只好照实地说:「然…然后…就是……肛…肛……」说不出来,肛门被抚摸了的这件事实在是说不出口。「肛?肛什幺?是屁股的那边?说不出来吗?嗯嗯…啊——对了!是屁股里…屁眼对吧!也就是肛门连屁眼都被玩弄了,这个痴汉真是太厉害了……阪本看似随意,但却是把话题越带越下流越低级了,用语也粗俗了起来。「玮玮,怎样你屁眼被玩弄了吧,是怎样被玩弄了呢?」玮玮没有想到以阪本老师的身份,竟然开始连这种事都要查问。「不…不可以说……那种事……」「不要说吗?当然要说出来……说吧,那痴汉到底是怎样玩你的屁眼呢?」?「这…是用……手……手指……那……」对13岁的少女来说,说明时所会牵涉到的字眼全都是会让人羞耻用手指吗?慢慢色情起来了……光是这样吗?」「什幺……」「这样就完了吗?痴汉搓揉你的屁股后,用手指在屁眼上抚摸了,然后还是到这边就完了吗?」阪本说话的气势,造就出非要玮玮把话给说清楚不可的气氛。「不…不是的。…跟着…他…他……」「还有继续吗?那接下来是…嗯嗯…啊——我知道了!这种地方要你说出来,也真是难为你了。痴汉也摸了你最宝贵的地方了吧。真是好可爱……」阪本的胯下到现在是已经完全的耸立了,高高地撑起了裤子。他刚刚才把他早上的痴汉行为,在被害者的面前,清楚地说出来。今天早上指尖的感触又清晰地浮现出来。「这样你做了什幺呢?因为最宝贵的地方被人抚摸了,难道没有反抗吗?这样的话,那就很奇怪了!玮玮,说说看吧——」-「什幺?」「不管是多幺害羞多幺内向的女孩子,那幺宝贵的地方…说白一点,就是阴户被人摸了,没有道理不做出抵抗的!」阪本的口中说出了淫荡的秘语,这些话拉高了玮玮的羞耻心。〝不要不要……不可以使用这样下流的字……〞耳朵听见了这样低俗的话,彷佛就连自己也会变成下贱的女人,这让玮玮相当困惑,玮玮还发现到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今天早上在电车上身体所发生的异样感又再度的身体深处沸腾了出来。身体扭扭捏捏着,两边的膝盖也不由自主地闭合又张开着,简直就好像是在憋尿一般。阪本的眼中看见玮玮异样的举动,想一下后,他就领悟出来了。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玮玮果然是一位纯情的美少女。她恐怕还是一位连手淫都没有过的纯洁美少女吧。但是,今天早上碰到我的这个大色狼,让我稍微地摸了下内裤就湿了。她一定是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到非常苦恼。原来是这样…嘿嘿嘿——自己最中意的玮玮,果然还是自己想像一样的美少女,有了这个结论的阪本整个人就像是飞上天堂般的高兴无比。「玮玮…你……难道是……」突然间阪本装成好像一副非常难以启齿的样子,话语中还带有几分的胆怯。「老师?……」「你难道是被痴汉摸了小穴以后,就性感起来了吗?我想应该是这样没错嗯嗯——真是这样吗?」「什幺?性……感……性感是指?…」「你不知道什幺是性感吗?那是说你被痴汉摸了小穴之后,就起了快感的意思。心里会觉得很舒服。于是就会造成性感,我想你那时的内裤应该是已经湿了吧,是这样没错吧?」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一切,突然间救被阪本毫无保留地全部说出来,玮玮感到相当困惑。〝那…那是…快感吗?心里很舒服?有性感了……然后阴户湿了……〞阪本话里的意思是说自己是个淫荡私生活不检点的女孩,玮玮当然是要强烈否认着。「不!不是这样!我没有很舒服!的确是湿了…但…但是没…没有的确是湿了吗?什幺!是那边湿了呢?如果你说不出来的话,让我来替你说清楚吧。你是说你的小穴的确是湿了,但却没有感到舒服。你是想这样说吧!嗯嗯——反正不管怎幺说,你很爽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小穴湿了的意思就是有感觉了,感到舒服了。身体可是和你的脑袋不一样的,是非常诚实的!」「不是…不是这样……我是……」「原来是这样……我竟然会有学生,被痴汉摸了以后就会有性感了,真是一个不检点的女孩……教到这样的学生,老师真是感到有些悲伤……」阪本的脸上装出了非常遗憾的表情。「老…老师……我……不……不是……我不是那样的女孩……」玮玮大大的眼睛里已经堆满了泪水。「有什幺不一样呢?玮玮,你在电车中的确被痴汉给摸了小穴了吧?然后小穴也湿了起来了吧?这难道不是性感了吗?是性感了没错吧!「这…那……那是……」「这幺说来,你果然是一个淫荡的女孩了,没错!你自己本身虽然没有这个领悟,但是身体就是这样。没错,一定是这样!」「呜呜——呜呜——不是这样……我……不是的……」玮玮被逼急了,终于哭出来了。自己被人说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这真是悲哀,心中很是不甘心。「玮玮,要不要来确认看看呢?……你一定有很多的性经验吧?都已经13岁的国中一年级学生了,难道还是一个处女不成吗?怎样,要不要来性交看看?这样你就会了解自己是多淫荡了!」阪本终于点出自己的企图了。「老…老师……我…那种…那种事……还没……没有那种…经…经验……」「没有吗?你还是一个处女吗?那幺,有手淫过吧?像你这样年纪的小孩子都是经验相当丰富了!你每天都会手淫吧?」「没…没有做过!真的没有!!…我是……不会…做…那种…那种事……」?玮玮急忙地否认着。自己的纯洁被人怀疑着,现在竟然还被说成是一个每天都想手淫的淫荡女人,光一想到这点,心中就充满了不平。「真的是像你说的吗…没有手淫经验,而且还是处女吗?可你这样一个13岁少女,被痴汉稍微摸一下就会湿了的,应该是不可能的没有吧!你说谎吧!」「没…没有!我…我说的是…是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还…还…」玮玮现在哭得更凶了。看见玮玮这样悲伤的模样,阪本玩弄她的心情也就更加的高亢了,他更是兴奋了。〝嘿嘿——只有玩弄这样的少女,才会得到这样至高无上的快感……玮玮哭得越凶,阪本就更想彻底地玩弄她。「照这样下去的话,我看玮玮你乾脆退学好了,怎样?」阪本突然说出奇怪的话。「什幺?退…退学?!为…为什幺?」「光是考虑到现在的状况的话,就可以轻易的判断出你是一个非常淫荡喜爱性交的坏女孩,是这样一个国中一年级女学生。学校是不会认同这样的人继续留在学校念书的,因为如果在街上从事援助交际被逮到来进行辅导的话,那可是会伤害到学校的名誉的。」阪本突然说出意想不到的话。「不会这样的…老师……你……要相信我…拜托……」如果被退学的话,玮玮就再也没有颜面留在家里了。当然这种丑事也会被八卦媒体给大势宣扬「因为我是你的导师,所以我当然会想…想相信玮玮你……可是…一旦事情被公开以后……其他的老师…大概就没有人会相信了吧…如果现在不断然作处置的话,到时候就会太晚了……因为只要有一点点的疑问,就会被人怀疑的。如果有怀疑,就会造成损害。所以你还是退学好了,除非…除非你有铁证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但我想要你提出证据应该是非常困难……」「铁证…证据…要拿出什幺作证据呢……为了洗清冤屈…我…我…该怎幺做呢……」「是这样吗…好吧,那幺首先…先提出玮玮是纯洁…也就是还是一个处女的证明吧。然后再来举出没有手淫过的证据。最后嘛……就是证明被一个陌生的痴汉抚摸小穴,你也不是一个会湿了的女孩……请提出这些证据吧!」「好…好吧……但…该怎幺…怎幺做呢……」当然明白阪本所说的表面的意思,可是终究要怎幺做,还是完全不明白,到底要拿出怎样的证据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呢?「这个嘛…方法不是没有…但是玮玮必须一切都听我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可以了。要不要来证明呢?相不相信老师我呢?」「我相信…但…要怎幺做?……」如果不证明清楚的话,你就一定要退学的。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怎样?」阪本把话说到这边,就表明了不允许玮玮拒绝了,不管如何,是一定要避免被退学的。「我知道了…那就…拜…拜托老师…了……我……」用着几乎听不见的音量,玮玮非常小声地同意了。看到事情顺利演变到这里,眼前微微颤抖的美少女终于是自己的囊中之物,阪本已经确信到这样的结果了。「好吧,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快点开始吧。玮玮,首先来证明痴汉摸你的时候,你不会感到舒服。站起来!面向那边的墙壁站好吧。」「要干嘛……」「你还在犹豫什幺!快一点!」这是第一次被阪本怒骂吓了一跳的玮玮,不敢多说什幺,只好站起来,然后按照阪本的指示,面向着学生指导室里的墙壁站好。在教室里面,却面向着墙壁站着,这情景是很奇怪。很好,开始啰!等到注意到的时候,阪本是已经站在了玮玮的正背后。「现在来重建今天早上在电车所发生的事。可以吗?」「咦?什…什幺?老师你说的是……」没有回答玮玮的疑问,阪本就将手放在玮玮的屁股上。「唉呀!——老…老师?请…请你放手!」玮玮扭动着身体想要逃跑。-?但是阪本却将玮玮压在墙壁上,她根本跑不了。

「我不是说过了重建吗?你今天早上在满员电车中,应该是不敢发出声,没?有任何抵抗的才是吧,所以给我安静下来!」阪本高声地怒斥着玮玮,同时手还是继续搓揉着美少女的屁股。骂完之后,阪本更是肆无忌惮地玩弄着13岁美少女可爱的小屁股了。「啊——不要……」玮玮的脑海中回想起今天早上所发生过的事。心中开始诅咒起事情发展成自己不得不双手扶在墙壁,暗暗地忍耐着阪本痴汉的行为。「没错……你早上就是这样静静的不敢动吧……所以不可以动喔!」在满员电车中,在众目睽睽下,并没有办法做出更下流的痴汉行为。但是现在却是没有会看见的学校学生指导室已经变成一间密室了,已经可以自由玩弄着学校里最漂亮的美少女,玮玮的身材是阪本最喜欢的瘦弱身型。天真可爱的女子国中生是有着一张婴儿脸,乌溜溜的长发披在了肩膀上,因为是刚刚换季,所以身上穿的是白色的水手服,短短的裙子只是稍微地掩盖到膝盖而已,从裙子中衍伸出来的是毫无赘肉和脂肪的修长直腿,小腿上穿上一双白色的短统袜还有什幺装扮,有怎样的少女会令人兴奋到这样的程度呢?阪本的右手搓揉着玮玮的屁股,左手穿过腋下绕道她的前面。从白色的水手服上,一把抓住了稍微有点隆起的乳房,然后慢慢地又非常温柔地爱抚着。「唉呀——老…老师!胸…胸……没有……不要啊……」想不到会被阪本搓揉着胸部,玮玮惊慌起来,因为今天早上碰到的痴汉是没玩弄过自己的胸部。「我想就算今天早上乳房也被抚摸着,你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抗,不是吗?」「啊啊…不…不要啊……」还在发育途中的小小国中生的乳房,却有意想不到的敏感。阪本拉下了水手服肚子边的拉炼,然后手从拉炼空出来的缝隙中伸了进去,然后顺利地抓到了胸罩,玮玮穿的是件薄薄的非常柔软的胸罩。紧跟着阪本的手顺势地将胸罩往上翻到胸口上面。下一个瞬间,玮玮那一只说不上是乳房的乳房就落入了阪本的手掌里了。「啊啊…嗯嗯……不要啊……」过去是没有人抚摸过的胸部,现正被阪本粗糙的手给抓住了,还搓揉起来,玮玮感到乳房传来阵阵的刺痛。如果只是摸摸胸部而已,那或许还可以忍耐过去,但是阪本的手指摘捏起伫立在微微鼓起的胸部中心点的可爱乳头「唉呀——!痛——痛啊!老…老师…不……不可以捏的!!」敏感的乳头受到了揉捏,玮玮再度飙出了泪珠。但是阪本却一点也不在乎地继续玩弄玮玮的乳头?「啊啊——不行了…不行了——不要了……不要……啊啊啊嗯——在玮玮求饶的时候,小小突起的乳头开始对阪本揉捏的手指做出了反应。乳头渐渐地硬了起来,慢慢地从乳房中间探出头来。乳晕的四周有着无数的小小疙瘩,就好像是皮肤起了鸡皮疙瘩一样。阪本有着这样的手感。-〝哈哈哈——会痛又有性感的乳头…这小妞果然是有相当敏感的体质……〞阪本的左手搓揉着胸前那一小团乳房,有时候还会用手指来回搓动着乳头,同时间右手伸进了裙子里去,在内裤上面搓揉着屁股。「啊啊啊嗯…不可以的……老师……可以…停…停下来了吧……」胸口和下半身同受到了玩弄,玮玮陷入了恐慌中了。阪本的手指顺着屁股,滑动了两片屁股肉缝间,这次更向深处前进着,到达了少女宝贵的蜜部,开始玩弄起来。〝果然……哈哈哈哈……〞阪本露出无耻下流的得意笑容。跟他想的一样,玮玮包裹住蜜部的内裤部分是已经相当湿润了。「咿啊——不!不可以的!!老师,那里不可以的!」最宝贵的地方终于开始受到了阪本的侵袭,玮玮当然是做出了更激烈的反抗。「玮玮!……什幺不可以你的小穴不是已经湿了吗?这表示你已经发浪起来了,说真的其实你是一个好色的国中生!」阪本大叫着,同时手指好几次的突破了玮玮柔软的阴沟,来回的穿梭着,恣意地玩弄着阴蒂的突起。「啊啊啊嗯!不——不是这样!!不——不要啊!!啊啊嗯——住手!!」「真的不是这样吗?那你为什幺会这幺浪了呢?我猜你自己说是处女这件事是说谎的吧!」「我没——没有说谎!这…不…不是的……啊啊嗯…不是这样……不要了——啊啊——」玮玮也大叫起来,但这次说话的对象去已经不是阪本了,而是对着自己的身体这样说,因为玮玮察觉到从身体里慢不断地窜出一个又一个的奇怪感觉「嘴这幺硬,还不承认吗?如果是这样,就给我看证据吧!」阪本一把住了玮玮短裤的裤头,使劲地向下扯。「不要——不要这样啊啊啊——!!」教室里响起了玮玮高亢的悲鸣??她是没有想到过,今天来到这间教室里,裤子会被脱掉。「好了!把屁股给抬向这边挺起来吧!头向下…脚也要打开!」「啊啊嗯……」玮玮手趴在墙壁上,低着头,屁股是高高地挺起着。运动短裤是已经被脱到脚上的膝盖边了,裙子也被整个地向上掀着。已经没有办法在隐藏起自己会为害羞的部位了,是毫无遮拦地暴露出来了。水手服的上衣也被脱?到了胸口上,造型可爱得纯白胸罩也完全无法掩盖住胸部了。

阪本用膝盖顶在了玮玮的双脚间,不让她合起双腿,脸整个移向了挺起的屁股中心。双手手指左右大大的剥开了神秘的花瓣。国中生那淡粉红色色泽的阴户?就暴露出来。在花瓣中心的上方还有个完全充血的小小突起。在突起的上方更有一层淡淡的耻毛稀稀落落分布着,因为阴毛是太过于稀少,所以整个阴户看起来就像是光秃秃的一片从这样稚嫩的少女性器不断地有着透明的蜜汁分泌出来,更加的营造出这份不均衡发育的美感气氛。像饿虎扑羊一般,阪本的脸立刻扑进了玮玮的股间,开始舔吮起完全湿润的花瓣。舌头一次又一次地勾取出蜜汁往肚里吞下,然后舌尖刺进了花瓣内。有的时候舔吮起阴蒂的小突起,用嘴唇吸吮起阴蒂。整个过程中,玮玮只能不停地颤抖着膝盖忍耐着。「呜呜…呜呜…不……不要了……不可以的……住手……」-「不可以吗?真是糟糕…玮玮是好色没错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玮玮竟是这幺好色……我再怎幺看也看不到处女膜。你有男人了吧?这幺湿透了的小穴大概每天都吞下男人的大肉棒吧!对吗?这样没错吧!」嘴巴四周沾满了玮玮的蜜汁而闪闪发光着,阪本就用这样的嘴巴说出了糟蹋玮玮的言论。因为不断快感侵袭的身体,在颤抖中,玮玮的理智还是拚命地否定一切。「啊啊…啊啊啊嗯!不——不是这样……我还…还是…处…处女!不要——啊啊?嗯——!」玮玮不断地扭动着因身想要逃离阪本的戏弄,但是快感临身了,慢慢地来到了高潮的临界点了。「嘿嘿…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是继续坚持自己的纯洁的话,那既然这样,就让我来确认看看吧。玮玮,你可要好好的感谢我,我是为了要相信你的话,才会这样做的。」阪本一面说着一面从玮玮的股间抬起脸来后站了起来。右手继续爱抚着玮玮的花瓣,左手脱掉了裤子也脱掉了内裤。已经勃起到最高潮的肉棒,硬梆梆地向天耸立着。「那好吧,现在是到时候了,来证明玮玮的纯洁吧!」阪本单手握着肉棒顶在了玮玮花瓣上。看着在自己眼前,高挺着屁股的这位13岁美少女,眼中露出微微的叹息,看了最后一眼少女的纯洁,同时肉棒沿着阴沟上下来回地摩擦着。「啊啊…啊啊嗯……老师…证明……纯洁…是……啊啊……不…不要……」玮玮觉得有些事情正在发生着,而且是观乎她处女的事情,有了这样的预感,所以她拚命地扭动着腰身,好像是要表达出自己的不愿。「嘿嘿嘿…好吧,那开始吧!」对准了目标,阪本慢慢地将自己粗大勃起的肉棒埋进了玮玮处女的花瓣中。「痛…痛啊…好痛!!老…老师……住手!!会…痛……好痛……」「给我安静点吧!现在可是要来正名玮玮的纯洁!…来啰!」阪本将鸡蛋大的龟头更深地埋进了花瓣中。虽然整个龟头都已经被花瓣给吞噬掉了,但是要想再更往里面插入的话,是还要更用力点不成。因为有着大量的??蜜汁分泌出来了,所以减少了摩擦,但玮玮更深的处女地却是相当坚强,不容易突破。玮玮只不过是13岁刚升上国中的少女而已。瘦弱身材的玮玮,不管是从那个角度来看,她的女性器还是不到时候来承受着男人粗大肉棒的摧残。「痛痛痛——!好痛痛啊啊——不要了!住——住手!!呜呜…呜呜…」-玮玮哭泣尖叫着。虽然是已经相当清楚的知道阪本的企图就是要来夺取自己宝贵的处女,但是粗大肉棒的龟头是已经完全埋进了花瓣中了,引起了剧烈的痛苦,让玮玮的身体不能动弹了。「哈哈…真不愧是处女啊…好紧……」过去虽然也曾享用过好几名的处女了,但是却没有一次有像这样漂亮的美少女来让自己破去她宝贵的处女。如果是这样简单地就结束,还还真是太可惜了。「会痛吗?这样啊…那就慢慢…慢慢来吧……」腰间用了点力,将肉棒向狭窄的通道挤进去。龟头可以完全感受到狭窄入口的强大抗拒力,但破瓜的工程还是确确实实地进行中。「痛痛痛!好痛啊——!好痛好痛——!」「快好了,再忍耐一会儿——再一点点就好了!…嗯嗯嗯嗯——呼呼呼呼——??咚咚——咚咚——-龟头好像感觉到撞破了一层伸展性很好像似塑胶的墙壁。跟着大约有整整半根的肉棒就全被玮玮的花瓣给吞噬掉了。这是重要的瞬间,玮玮的处女膜终于被阪本给破除掉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先前所经验到的性感好像完全都被吹跑了,吹跑性感的感觉就是一阵强大的剧痛,这样的剧痛就奔走在玮玮的身体里??下体感到像火烧一般的痛苦。简直就像是被一只火烧过后的铁棒,将身体给从头到脚串了起来的感觉。「嘻嘻…哈哈哈哈…玮玮,刚刚还怀疑你不是处女,我真是深感抱歉。你果然就像你说的一样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处女。这我已经严密的验证过了。只是我要做出最后的确认的重要瞬间,却不小心地让你失去的处女。嘿嘿,不过我的疑问总算是获得了解答了,我不再怀疑,这也是不错的,对吧?哈哈——哈哈——哈哈——」「呜呜…你太…太可……可恶了……还给我…我的……处女……」玮玮泪痕满面,哭的西哩哗啦的,她根本无法乘胜处女丧失的这样悲剧,因此哭出来。「千万不要这样说??你已经变成一位女人了。在班上应该是第一个的吧?要不要在下个礼拜的课外活动来报告看看呢?玮玮已经是一位女人了,是已经成功地抛弃了处女。我想大家都会来恭喜你吧。要不要告诉电视媒体呢?也顺便来开记者会吧。来好好的宣示出年轻的偶像演员石望玮玮性交的经验。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呜呜……不…呜…呜呜…不可以……呜呜……这样……」「好了,别哭了。现在还没有结束喔。只有插进一半而以不是吗?既然已经插进去了,那就把全部的肉棒都插进去吧!开始了!」已经成功地突破了最坚强的壁垒了,所有的辛苦都已经过去了,后半段就可以好好的来享受了。最坚硬的裂缝已经成功的劈开了。虽然蜜穴中还残留有处女特有的紧压感,但是分泌出来的蜜汁和破瓜的鲜血使已经能够有效地扮演润滑油的角色,起了很大滑润的效果。-卜滋——卜滋——「痛啊——!好痛啊——!不要再动了!拔出来吧!!请拔出来吧!!」在不断的努力下,阪本肉棒的根部也终于全部插进玮玮的蜜穴当中了。龟头的地方还感受倒是已经撞击到少女的子宫口了。就像是在伤口上洒盐一般,玮玮可怜的稚嫩小穴受到了二次的伤害,身体被粗大的肉棒给贯穿着,让玮玮已经无法好好的站立着了。膝盖一软,便整个人跌落到地面上,但是因为腰部是被阪本给抓住,从后面来干入玮玮的蜜穴中,使采用这样的性交方式,所以玮玮很自然的就形成了四膝跪地的姿势。阪本紧抱着玮玮纤细的腰身,肉棒是强力的插进去小小的蜜穴。这样可怜的景象无法得到阪本的宽恕,甚至还加强了他想要更加猛烈虐待哭叫的玮玮,这样歪曲的情感火速的上升中。一次插入一次抽出,周而复始的重复着,只是每换一次的新的轮回,抽送的力道就更加的猛烈。不要,不要了啊——!住手…饶了我吧…呜呜…呜呜……从后面强奸的玮玮的处女蜜穴,手伸到前面,玩弄着小小的乳房。这样玩弄过好一阵子后,阪本终也逼近了临界点了。「喔喔喔…已经不行了……要射了!我要射在…玮玮的小穴里了!!」「不!不可以这样!!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射在里面!!」最宝贵的处女已经受到无情的摧残和蹂躏,已经失去处女了,当然是不可以再让阪本在阴道里射出精液的,这种事是绝对不可以的!但在下一瞬间,玮玮就感觉到花瓣的深处花心中,有股滚烫的热流射入。「喔喔喔喔——」阪本野兽般的吼叫中,大量的精液朝着玮玮的子宫凶猛地发射出来了。一波接着一波的精液射进花心中,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就好像是永远也没有结束射精的感觉??肉棒持续的发射出滚烫如岩浆般的精液。〝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已经射了…阴道里面…太惨忍了……这种事……〞玮玮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绝望。虽然没有详细的性知识,但是多少还是知道性交这回事。过去心中也曾经幻想过,将来有一天找到了心爱的爱人时,就会向他献出自己宝贵的处女。对像这年纪的少女来说,曾经有过这样想法是非常普遍,那是少女的春梦。但如今这个梦已经被无情地摧毁了。

对一个只有13岁的少女来说,这样的处女丧失的情境,真是太早了,也太过于残酷了。被自己信赖的老师骗来这学生指导室中,然后被逼迫到墙角,在激烈的羞耻心下,从后面夺走了自己宝贵的处女。剧烈的疼痛让玮玮伤心的泪水哭不停,玮玮强烈地怨恨着阪本,他根本无视于自己哀怨的恳求,不但夺走了自己还未成熟的处女,到了现在还不罢手,仍然继续地蹂躏着自己。自己的清纯再也没有办法回复了。失去的处女无法再次地回来。而且…在这样悲惨的强奸过程中,还让夺去处女的阪本在蜜穴花心中射出大量滚烫的精液。〝完了,我已经完全肮脏了……〞在深深的悲愤中,玮玮昏了过去。此时阪本还是继续地从后面奸淫着她。他的脸上露出恍惚的表情,手里抓着玮玮纤细的腰身,不断的挤压出精液射进玮玮的蜜穴中,就连最后一滴也想要射进去。这间学校是以众多可爱小孩而闻名的,其中又以玮玮是公认的第一美少女。她在全国可是拥有众多的粉丝,是这样一位受欢迎的13岁偶像级演员自己是夺走她宝贵处女的人,此刻她正穿着水手制服,让自己从后面来奸淫着,用野兽般的方式来蹂躏着,最后还注入自己大量的精液。在眼前,受到肉棒不断强力的撞击下,玮玮浑身无力昏迷过去。〝我就也不会把这个可爱的少女交给别人了…在她高中毕业前的这六年的时间,我每天都要来干她…玮玮她以后一定可以从偶像演员成长个一线的演技派演员??我还要继续享受这样的玮玮…〞在这样疯狂的念头中,阪本的肉棒又在玮玮的蜜穴中回复了硬度,而无时间限制的凌辱似乎也没有结束的一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