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思念的煎熬
时间:2019-12-07

公历2008年年初,兄弟媳妇怀孕了,兄弟一直忙生意顾不上照顾她,同时表弟的企业走上正轨,我也离开了表弟的企业。

那段时间对我俩来说相当煎熬。在一起快十年了,那是从没有过的思念,毕竟习惯了每周回去跟她厮守、做爱,互诉衷肠,把她当做了自己的老婆,突然没有理由再光明正大地见面了,那种相思真的很苦,唯一能做的就是QQ语音聊天,解解渴望,聊胜于无而已。这样持续了二个月,QQ已经无法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都受不这种煎熬,开始频繁地打电话,诉说想一起欢爱的渴望。就像得了魔怔一样,一天早、中、晚三个电话,感觉没有对方陪伴就是世界末日,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就这样坚持到了五一劳动节,终于可以回家见到她了,兴奋了好几天。那天一见面,虽然我俩在家人面前都刻意掩盖,但还是能从对方眼里看出急迫和渴望。她那天打扮的特别漂亮,是精心准备的那种,虽然身体有些笨,但是照样光彩照人,尽显柔媚,我能感到她心里的愉悦。一家人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吃完晚饭,大家各自忙自己的事,约了朋友的去会朋友,没约朋友的或者看电视消遣或者拉家常,家里渐渐安静下来。她吃完饭聊了会儿天,就出了家门散步;我在家里呆了会儿就找个理由溜出家门,QQ里问她在哪?她回说在村南的小路上。我就删除了QQ聊天信息,马上翻过土岗来到村南的小路上,由于是晚上,没有路灯,这里很少有人来,很安静。她站在那里,微微有些颤抖,我走过去,把她揽在怀里,四目相对,满眼的思念。她揽住我的腰,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身体颤抖着,咬着嘴唇,仰起头,眼里泛起泪光,我轻轻吻着她的额头,拍打着她的后背,相对无声,脸庞相互摩擦着,感受着对方的存在……我们相拥着,亲吻着,贪婪地吸允着对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耳唇、脖颈……世界仿佛只有我们的喘息声……我一只手在她身上摸索着,另一只手抚摸着鼓起的腹部,感受着生命的存在……她的脸越来越烫,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抓住了我父母腹部的手,牵引着我的手向下滑动,伸进内裤里,我摸到了大草原,碰触到阴蒂,阴蒂已经变硬了,阴部湿的一塌糊涂,黏黏的淫液沾满了手指,她一下子身体绷直,使劲夹着我的手指……“啊……”她轻声欢快地叫着,告诉我她的快乐,她的屄屄比以前更丰满肥厚,她挺动着下体,手指滑进阴道,阴道壁上全是小疙瘩,摩擦着手指,“想……死……我……了”他趴在我身上说,“四……个……多……月了,想……死啦,都要疯……啦”,“我也是,宝贝,满脑子都是你啊”“肏……我,姐夫”她轻轻咬着我说。她转过身,用手扶着旁边的树,撅起屁股,白花花的大屁股对着我,用力一挺,整根就进去了,“好爽……”她颤抖着说,前所未有的温暖包裹这鸡巴,只有她能给我这样的感觉,让我疯狂,我使劲抽插着,耸动着屁股,鸡巴在屄里快速地运动,奶子在胸前荡着,她挺动着屁股取悦我,我们沉浸在爱的海洋里……“啊……好……快啊,我要来……啦,姐……夫”她回过头看着我娇喘着,身体一下子绷直了,“啊……”她欢愉地叫着,释放着快乐……鸡巴插在屄里,感受着阴道的收缩,阴道像小嘴一样嘬着龟头,依旧硬硬的挺立着,等她释放完了,我把鸡巴抽出来,她蹲在我面前,用嘴含住鸡巴,舌尖在龟头上滑动,时而画着圈,时而舔马眼,她使劲的吞吐着,嘴唇夹裹着鸡巴,阵阵快感涌上心头,我抱着她的头使劲耸动着,越来越快……终于达到了释放的边缘,大量的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她咳着,眼里含着泪花,吞咽着……全部吃进肚里,最后用嘴唇把鸡巴舔干净,会心的冲我一笑,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响起:“我是最幸福的人!”

快乐的五一那样短暂,我满怀惆怅地回城了……

【完】